戴名氏作品方苞作品 刘大櫆作品 姚鼐作品 恽敬作品 吴得旋作品 陈用光作品 方东树作品 管同作品 姚莹作品 梅曾亮作品 吴嘉宾作品 吴敏树作品 曾国藩作品 戴钧衡作品 王拯作品 方宗诚作品 鲁一同作品 吴汝纶作品 刘开作品 张裕钊作品
返回首页

左忠毅公逸事

时间:2010-02-05 15:15来源:桐城派研究会 点击:
本篇所记之事非出于作者所亲历,而是得于其父所亲闻。作者所闻左公之逸事想必很多,但只选取与史可法关系中的二三事予以记述,以突出表现左公知人之明、惜才如命、为国选贤的爱国精神。

先君子尝言2:乡先辈左忠毅公1视学京畿3,一日,风雪严寒,从数骑出微行4,人古寺,庑下一生伏案卧5,文方成草。公阅毕,即解貂覆生6,为掩户。叩之寺僧,则史公可法也7。及试,吏呼名至史公,公瞿然注视8;呈卷,即面署第一。召入,使拜夫人,曰:“吾诸儿碌碌9,他日继吾志事,惟此生耳。”
    及左公下厂狱10,史朝夕狱门外,逆阉防伺甚严11,虽家仆不得近。久之,闻左公被炮烙12,旦夕且死13,持五十金,涕泣谋于禁卒,卒感焉。一日,使史更敝衣草履,背筐,手长铲14,为除不洁者15,引入,微指左公处。则席地倚墙而坐,面额焦烂不可辨,左膝以下,筋骨尽脱矣。史前跪,抱公膝而呜咽。公辨其声,而目不可开,乃奋臂以指拨背16,目光如炬,怒曰:“庸奴!此何地也?而汝来前。国家之事,糜烂至此,老夫已矣17,汝复轻身而昧大义18,天下事谁可支拄者?不速去,无俟奸人构陷19,吾今即扑杀汝!”因摸地上刑械,作投击势。史噤不敢发声,趋而出20。后常流涕述其事,以语人曰:“吾师肺肝,皆铁石所铸造也!”
崇祯末21,流贼张献忠出没蕲、黄、潜、桐间22,史公以凤庐道奉檄守御23。每有警,辄数月不就寝,使将士更休,而自坐幄幕外,择健卒十人,令二人蹲踞而背倚之,漏鼓移24,则番代25。每寒夜起立,振衣裳,甲上冰霜进落,铿然有声。或劝以少休,公曰:“吾上恐负朝廷,下恐愧吾师也。”
史公治兵,往来桐城,必躬造左公第26,候太公、太母起居,拜夫人于堂上。
余宗老涂山27,左公甥也,与先君子善,谓狱中语乃亲得之于史公云。
  1左忠毅公:左光斗(1575—1625),字遗直,号浮丘。万历中与杨涟同举进士。天启四年(1624年),任左佥都御史。杨涟劾魏忠贤,他参与其事。又亲劾魏忠贤三十二斩罪。次年与杨涟同被诬陷,死于狱中。崇祯初追赠太子少保,谥忠毅。今桐城北大街,左忠毅公祠尚存。逸事:同“轶事”。世人不甚知道的事迹。多指未经史书记载的事迹。刘知几《史通·杂述》:“逸事者皆前史所遗,后人所记,求诸异说,为益实多。”它属于“纪事”一类的文体。
2先君子:旧时称自己或他人去世的祖父。后来亦可自称去世的父亲。这里作者称已故的父亲方仲舒。
3视学京畿:在国都地区视察学务。万历四十八年(1620年)左光斗曾任京畿学政。京畿:国都和国都附近的地方。
4从数骑:几个骑马的侍从跟随。微行:旧时帝王或高官隐藏自己身份改装出行。
5庑:堂周的廊屋,即厢房。
6貂:貂裘。一种贵重的皮衣。
7史公可法:史可法(1601—1645),明末河南祥符(今开封)人,字宪之,号道邻。崇祯进士。累迁右佥都御史,升任南京兵部尚书。崇祯十七年(1644年)他在南京立福王(弘光帝),加大学士,称史阁部。督师守扬州,抵御清兵。清多尔衮致书诱降,却之。城破不屈被杀。扬州人民在城外梅花岭筑衣冠冢,以为纪念。
8瞿然:抬头惊视的样子。
9碌碌:平庸。
10厂狱:明代由宦官控制的东厂监狱。
11逆阉:指太监魏忠贤一党。阉:太监的通称。明代依附阉宦的官僚,结成党羽,叫做阉党。熹宗时魏忠贤专权,内外官僚,奔走门下,结党营私,陷害异己,自称儿孙,为之建造生祠。思宗即位,穷查党羽,定为逆案,故称逆阉。防伺:防范窥视。
12炮烙:古代的一种酷行,用铜柱加炭使热,令有罪者抱柱受烙。
13且死:将要死去。且:将。
14手:手持,名词用作动词。铲:铁制的起土工具。
15为:充当。除不洁者:清除污秽的人。
16皆:眼眶。
17已矣:完了。
18昧:不明。
19俟:等待。构陷:罗织罪名,设计陷害。
20趋:快步疾走。
21崇祯:明思宗年号(1628—1644)。
22张献忠(1606—1646):明末农民起义军首领。字秉吾,号敬轩,延安柳树涧(在今陕西定边东)人。崇祯十六年(1643年),他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权,即帝位,年号大顺。大顺三年(1646年),清兵南下,他引兵拒战,在西充凤凰山中箭身亡。蕲、黄:湖北蕲春、黄冈。潜、桐:安徽潜山、桐城。
23凤庐道:明代分一省为若干道,道的行政长官称道台、道员。道通常辖几个府,凤庐道管辖凤阳府和庐州府。
24漏鼓:夜间报更漏的鼓。古代用滴漏计时,夜间凭漏刻传更,报更则用鼓。
25番代:轮班替换。
26躬:亲自。造:到。第:府第。
27宗老:同宗族中的长辈。涂山:方苞族祖方文,字尔止,号明农,一号涂山。

    本篇所记之事非出于作者所亲历,而是得于其父所亲闻。作者所闻左公之逸事想必很多,但只选取与史可法关系中的二三事予以记述,以突出表现左公知人之明、惜才如命、为国选贤的爱国精神。这是桐城派文章讲求选材,精于剪裁的绝好例证。特别是史公狱中相会一段精彩的描绘,简洁生动,细腻传神:“史前跪,抱公膝而呜咽。公辨其声,而目不可开,乃奋臂以指拨苷,目光如炬”,不仅摹画出人物的“形”,而且折射出人物的“情”,绘形传神,感人至深。传承了归有光将评话、小说的描写手段创造性地运用于散文之中的人物刻画方法,成为桐城派散文的一大特长。但这种非亲历亲见的描写又不同于小说的凭空虚构,所以文章在开头和末尾处一再点明文中所记之事得之先君子所言,而非臆想与猜测,显示了桐城派文章的严谨与细密。最后写史公严于治军,为国辛劳之事,看似闲笔,实出匠心。它一则照应了文章开头“他日继吾志事,惟此生耳”的远见卓识。二则回应了“吾师肺肝,皆铁石所铸造”的精神感召。三位一体,形散神聚。通篇雅洁瀚畅,读来令人荡气回肠。 (唐红炬)
 


[注释]
 


[导读]

(责任编辑:一苇过江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
  • 左忠毅公逸事

    本篇所记之事非出于作者所亲历,而是得于其父所亲闻。作者所闻左公之逸事想必很多,但...